搜索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影视音乐 >

电影《珠峰队长》上映,珠峰队长给我们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2-05-30 18:16 作者:admin 点击: 【 字体:

电影《珠峰队长》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珠峰队长》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这部中国山友“拼了命”拍摄的攀登珠峰电影,期望得到大家的支持!接下来跟着乐百度生活资讯来了解下《珠峰队长》。
大家好,我是川藏队创始人苏拉王平。
认识我的山友朋友们应该知道,作为一名藏族人,言语表达确实不是我的强项,只有大山才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第一次用文字的方式跟新朋老友见面,多少还是有点紧张和生疏,望大家见谅。
我从事登山这项户外运动已经21年了。在两年前,我终于实现了登山以来最大的梦想——带领一群普通人登顶珠穆朗玛峰,做一次“珠峰队长”,圆梦“8848”!

两年前那次登顶,我和团队的兄弟们还达成了另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用影像记录我们登顶珠峰的全过程,拍出一部最真实、最完整的珠峰纪录片。
这部我们“拼了命”拍成的电影,终于要上映了。




▲这是我儿时放牛放羊的地方——八家寨和三奥雪山~


从事登山协作两年后,回家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们相聚时,我望向他们渴望走出大山的眼神,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由涌上心头——
我的这些藏族伙伴们和我一样自小生长在雪山下,有着城里人所不能比拟的强大体能天赋和地形熟识度,以及灵敏的反应力、判断力,只要把登山技术以及服务意识培养起来,他们就是最优秀的高山向导。国内雪山资源最丰富的除了西藏就是四川,西藏有代表国内最高攀登水平的藏队,然而当时的四川却还没有类似组织。
我要成立一支四川的“藏队”。
敢想敢干,2003年10月,我带着和我一起长大的6个兄弟就此成立了川藏队的前身——三奥雪山协作队。

 



▲川藏队的前身—三奥雪山协作队。

▲婆缪峰
一路上我们遭遇暴风雪突袭,最痛苦时,气温下降至零下十多度,队员们手脚冻僵,眼也睁不开,脚上胶鞋像两块硬冰紧紧贴在脚上。最艰难时,下撤时来不及回到营地,只能将岩钉打在陡峭岩壁,戴着安全带,蜷缩在一起勉强入睡。
在历时整整5个昼夜后,我们终于成功登顶婆缪峰。因为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攀登,因为年轻和热血,川藏队终于在登山圈站住了脚。
今年是川藏队的第19个年头,川藏队从最初的7名队员发展为55名具有高山向导从业资质的藏族协作队员和10余名工作人员。我也算是兑现了我当初对小伙伴们的承诺:通过登山,不少队员已经开上了越野车,有的还在都江堰买了房子。

 
 
 



2013年-2014年川藏队连续举办3次爱山环保公益活动;2017年-2019年连续三年举办全国知识巡回分享会,每年要跑几十座城市,就是为了向更多的人普及科学正确的攀登知识。
可我渐渐意识到,只有语言和图片,很难完整还原整个雪山攀登过程以及壮阔美景,唯一的方式就是用影像记录下来....


我开始在每次登山时把登山过程记录下来,从最早用DV拍摄,到认识了电视台记者后跟他们学习专业经验,又花钱购买了一台190专业摄影机。每次攀登,我们都会拍摄并制作纪录短片送给队员。2008年,我把攀登雀儿山的全过程用影像记录下来,制作成了45分钟纪录片《雪山雄鹰》。



在这个过程中,我萌生了“电影梦”——
那就是,把真实的雪山攀登记录搬进电影院。让这个小众、鲜有人知的冰雪运动让更多人看到。
然而,这个想法并没有得到太多人的支持,很多人甚至觉得是天方夜谭。都认为专业跨度太大,而且拍一部纪录片花费巨大,弄不好就是倾家荡产。面对很多朋友对我的电影梦一笑了之,我也没有气馁,默默开始了长达数年的认真准备。
最难的还是培养高山摄影师。请专业电影导演和摄影师跟拍攀登全程肯定不现实,而且专业摄影师很难在高海拔恶劣地形和气候下完成开机拍摄,所以我就想在川藏队、在协作队员里培养自己的高山摄影师。
刚开始的时候,我和罗日甲两个人承担每次攀登过程中的拍摄任务,然后回来观摩和学习各种拍摄手法和镜头语言,边学习边实践边提高。我们的“老师”就是国外优秀的攀登纪录片、探险纪录片。
现在,川藏队内已培养了近10位可以在高海拔雪山攀登中拍摄的高山摄影师,其中还有4名无人机航拍手。



▲2018年川藏队特意请了户外摄影经验丰富的老师,组织了针对平面摄影和视频拍摄的内部培训。
2014-2015年,团队参与由赵汉唐执导,赵汉唐、江一燕主演的极地探险电影《七十七天》拍摄,该片也被称为“国内史上最高难度的电影”,大部分外景拍摄点位于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的羌塘无人区,著名导演徐峥感慨道:“这样不惜性命地去拍摄电影,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了。”

2018年,我带领来自全国各地的六名登山队员第一次迈出国门,成功登顶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正式开启了川藏队8000米级雪山攀登之路。
根据此次攀登过程拍摄制作的纪录片《马纳斯鲁》,通过线上放映后,获得了山友和影视圈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



▲纪录片《马纳斯鲁》▼马纳斯鲁大本营
2019年,我们川藏队又参与了根据川航3U8633航班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中国机长》的外景拍摄……




▲▼2019年川藏队珠峰攀登照▲▼2019年川藏队珠峰攀登照

川藏队另外6名高山摄影师身兼高山摄影和高山协作,海拔8000米以上堪称生命禁区,航拍手只有不戴手套冒着双手被冻伤截肢的风险才能精准操控无人机,并且这个区域电池耗电量特别快,一块电池飞不了几分钟,所以高山摄影师除了背负足够的氧气之外,还要额外背负几十块备用电池,等于全程负重攀登。
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将珍贵的珠峰镜头多角度全方位完整地记录了下来,拍摄的有效素材长达21小时,无人机最高起飞海拔达到了8800多米。




▲2019年川藏队珠峰攀登照
我们无意中也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人类第一次用无人机全程拍摄珠峰。第一部在8480米以上最高海拔完成无人机起飞航拍的电影。
▲《珠峰队长》后期制作主创,一部真正的草根追梦纪录片。

我们最终选定的发行方,是一直专注纪录电影发行、在行业内有着很高美誉度的大象点映。这两年,我观察了他们发行《棒!少年》《九零后》的全过程,被他们的死磕精神感动,这两部纪录片席卷全国的影响力,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相信,我们可以和这个团队一起,带着《珠峰队长》攀上新的高度。
再过十几天,《珠峰队长》将通过各大媒体正式宣布定档,正式踏上公映之路。
去年年底,大象点映组织了《珠峰队长》内部试映会,第一批观看这部电影的观众,给出了让我热泪盈眶的反馈。有观众认为这是一部热血的电影,“让我们看到平凡人也可以有巅峰梦!”
有人从电影中感悟到了深刻的哲理,“真正的泯为众人,并不是日复一日做着枯燥的工作,而是内心没有了坚持,没有了梦,没有了奔头。看看这部电影,多少平凡的人,在追求着坚持的意义,并在不断的坚持当中,找到活着的意义。”
有许多感性的观众说,他们在电影情绪到达高潮时都忍不住流下眼泪,“这就是真实的力量啊!”
更多观众沉醉在这部电影的独特氛围中,称赞电影“风景非常美,是一部户外大片”,让他们更加啧啧称奇的是,“看电影的时候,好像真的在珠峰,跟着一步步登上峰顶。”
虽然《珠峰队长》没有明星光环和“大片”特效,电影里没有一个名人,讲的只是一群追求梦想的普通人挑战自我、超越极限的故事。
但我坚信,《珠峰队长》的真实,能带来最震撼人心的力量与启发!在极端环境下,一群普通人迸发出的能量,一定能感染所有观众;我也希望不了解登山的观众,能够通过这部电影开始了解登山、了解珠峰。
去年,夏伯渝老师的纪录片《无尽攀登》上映。同样是攀登珠峰的题材,团队有多拼命、夏老有多不容易,我在看电影的过程中完全能感同身受。然而,当我推荐山友们去支持这部电影时,很多山友却告诉我,他们找不到电影的排片,想看都看不到了。这无疑对山友来说,还是对用心拍摄制作的团队来说,都是一种遗憾。
我就在想,我们山友自己的电影,是不是应该团结起来,带上家人朋友一起去看,把看电影当成一次山友们的聚会、户外运动爱好者的聚会。
而《珠峰队长》是我和整个团队前后准备10年、“拼了命”才换来的心血之作。
对我来说,这一次《珠峰队长》全国上映,就像是又一座8848的山峰在等着我们一起去攀登。过程一定很难,而且可能是我想象不到的难。
但我相信那句登山界的老话——无高不可攀!既然登上过世界屋脊,就不怕任何挑战。曾经磨难,百炼成钢,凡此过往,铭记于心。
川藏队十五周年的时候,我办了一次庆典大会,主题是感谢,“谢山,谢水,谢兄弟!”从筹备到拍摄,《珠峰队长》也得到了很多兄弟朋友的关心和支持。
我知道很多朋友也一直期待着它的上映。在《珠峰队长》这趟未知的公映旅途上,有山、有水,现在我也邀请大家加入我,和兄弟,一起出发!
苏拉王平
2022年2月10日
扎西德勒!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